金点子 2016-6-28 15:54:37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

作者:珂玥
来源:大象公会 0

导语

在中国古代平常老百姓使用的是铜钱,清末时使用铜元,很少用银子作为日常交易用,许多老百姓至死都未见过银子,那么,在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?

在中国古代中国银子缺乏,银子的价值很高,口语中表示没有钱(贫穷)时用“铜钱(钿)没有”而不说“银子没有”,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常常以银子为珍贵的原因之一吧。

01中国古代银子很珍贵

士兵军饷一日只有三分银子

中国古代一两银子等于制钱一千二百多文(清初以前)到三千多文(清道光以后),而直到清末,一斤(相当于1.2市斤)猪肉只要二十文钱,一亩良田只要七至八两银子或者十二、三个银元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士兵军饷一日只有三分银子

几两银子、几十两银子是件大事情了,有百两银子就是大款了,能够买上十几亩良田。在明代,一个平民一年的生活只要一两半银子就够了,所以戚继光的士兵军饷一日只有三分银子,一月不足一两。

如果有机会穿越回古代,请小心使用手中的散碎银两,如果时间地点方法不对,你不但钱花不出去,还可能被群众扭送到官府。

郭靖第一次见到黄蓉花了近20两白银吃饭

在文艺作品中的中国古代社会,物价经常高得惊人,随便在苍蝇馆子里吃个简餐,费用都往往令常人无法承受。

金庸小说中,郭靖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妻子黄蓉,就花了近20两白银吃饭,简直相当于在当代的顶级会所里吃珍稀动物,非常下本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郭靖第一次见到黄蓉花了近20两白银吃饭

时代稍早的梁山英雄们财力有限,但林冲、武松等人在路边小店吃肉喝酒时,也往往拿出一把碎银子结账,不知店家该如何找零。

听说“三碗不过岗”,武松掏出了一锭银子买酒

这种挥银如土的场景随着电视剧的广泛传播而深入人心,甚至固化了人们对古代人日常货币的想象。

事实上,白银成为日常交易货币的历史并不长。无论林冲、武松还是郭靖,都不可能体验电视剧中的生活方式。

02白银是什么钱?

从出现货币以后,中国古代长期有“上币”和“下币”的区分,前者用作赏赐、军费等大额支付,后者则供人们日常交易。

先秦《管子》中提到,当时的上币是珠玉,中币是黄金,下币是刀布。秦代则以黄金为上币,半两钱为下币,汉武帝后全国通行五铢钱,上币则有“白金三品”、白鹿皮等。

在唐朝以前,白银作为货币都极其稀少,像电视剧《琅琊榜》中以白银来赈灾和行贿的情节,在该剧所反映的南北朝时期不可能发生。

唐代频繁的内外战争,促使朝廷发掘出新的大额支付手段。除了继承自南北朝的绢帛外,白银也开始有了货币的功能,用来赏赐、进贡和支付军费。不过,此时白银的主要用途仍是制造器皿的原料,而非流通于世的“钱”。

法门寺出土的银笼子、银龟盒、银茶碾、银盐盘

元和年间(9世纪初),唐宪宗就拿出内库绢布六十九万匹、银五千两来支付军费,从两种货币的比例看,白银此时仍十分稀少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法门寺出土的银笼子、银龟盒、银茶碾、银盐盘

白银真正成为大行其道的大额支付货币,还要等到商业大兴的两宋时代。

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宋朝和北方国家之间的“岁币”。1005年宋真宗签下澶渊之盟后,北宋每年要向辽输纳绢二十万匹、白银十万两,白银的比例较唐宪宗时代提高了很多。等到1141年宋金《绍兴和议》,南宋向金朝输纳的岁币就变成了白银二十五万两、绢二十五万匹,白银已经成为了和绢帛平起平坐的大额支付货币。

不过,白银在宋朝还远远没有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。

03在北宋,制钱才是主要的流通货币

人们连一般的制钱都用不起

北宋时期,即使官方全部垄断银矿开采,白银的全国产量也不过二十万两上下,加上定期的巨额外流,国内的白银相当稀少,几十克的购买力便非常之高,无法用于日常消费,一般小额交易用的都是政府铸造的铜制“制钱”,价值比白银低得多。

理论上,北宋时代的一两白银可换一千文制钱,实际银价还经常高至一千五百文到一千八百文,有时甚至涨到两千文。

而在武松等人喜爱的那种非法出售牛肉的小饭馆里,吃一顿四斤熟牛肉加十八碗村酒的大餐,饭费也不过五、六百文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人们连一般的制钱都用不起

如果有人像电视剧里那样,在茶馆里随手掏出五十两的银元宝结账,效果恐怕会像基督山伯爵钱包中的五十万法郎债券一样惊人。

在货币特别稀少的地方,人们连一般的制钱都用不起,而以其他货币替代,如四川人不但长期使用不值钱的铁钱,还率先使用了纸币——在一匹罗需要一百三十斤铁钱的情况下,“交子”这样的纸币显然对大家都很方便。

而南宋朝廷因匆忙南撤,通货带得少,很快也就遇到了四川人的那种困难,便学习其经验,在全国发行纸币“会子”。

元代建立后学习南宋,搞单一的纸币政策,严禁白银流通,白银作为大额支付货币的地位受到影响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交子(左)、会子(右)

但是,由于货币政策混乱,元代不断发生周期性的通货膨胀,所以民间还是要储蓄白银来保值,官方对此也只能时弛时禁。不过,如果张无忌真的在大都用白银请赵敏吃饭,肯定也会遭到群众举报。

明朝初建时沿袭元制搞单一纸币,结果照例通货膨胀,大明宝钞和元代纸币一样沦为废纸。巨商富民权贵每有大额交易,还是离不开金银

到明英宗时期,朝廷终于承认了白银的现实地位,将其定为国家税收的法定支付手段,米粮都要折算为白银入库,称为“金花银”。到张居正“一条鞭法”改革时,税收力役都要一体折算为白银缴纳。白银从此成为了平民百姓日常生活的必要组成部分,至少缴税时离不开。

明代税银,周围可见银水凝结形成的纹路

此后到清朝,白银都是具有官方地位的交易货币,在大额交易中充当主角。不过在明清的平民生活中,白银虽然比宋朝时普及一些,但日常小额交易用的仍以官方铸造的铜制“制钱”为主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明代税银,周围可见银水凝结形成的纹路

据比利时耶稣会士鲁日满记载,在康熙初年的北京买1磅糖需80文钱,1磅面粉13文,1磅羊肉55文,3磅牛肉也只要130文。

北京酱园还有所谓“四碗一文”,即酱、油、醋、酒各一碗共一文钱。而根据英国人记载,1832年上海的棉布每匹约售白银三、四钱(合三、四百文)。到鲁迅小说中清朝末期的浙东鲁镇,孔乙己吃一次酒也不过要九个制钱。

孔乙己“排出九文大钱”

由此可见,白银虽然进入了寻常百姓家,但日常消费中用制钱绰绰有余,很少需要掏出“真金白银”。

不过,与严禁私人铸造的日常用“制钱”不同,白银虽然是主流的大额支付手段,但明清政府却从来没有发布过法定的白银货币形态。也就是说,不管官方还是私人,都可以用白银原料铸造银锭,然后以“两”为单位称量流通。

那么,这些来源五花八门的白银有没有缺斤短两,明清两代的富商大贾又该怎样判断?

04白银有多难用

答案是,白银是否足金足两,大家几乎没法判断

首先,铸造银锭用的白银的成色就很可疑,明清时中国人的铸造技术有限,无法提纯出100%的白银,还有私铸者故意掺入锡、铅等普通金属,以次充好。

鉴定白银的手段也不够靠谱,如明代后期,由于成色优良的银子在铸造中会出现细密的纹路,人们常把足色的银锭称为“纹银”。结果私人银铺发明了各种造假手段,如摇丝、画丝、吹丝等,都能在成色不足的银锭上制造出“纹银”的特征。

典型的清代纹银银锭

到了清代,情况才稍有改观。银锭制造比以前规范,原则上要经过有关部门发给执照。为保证银锭的质量,各地还往往有信誉较佳的大商号联合铸银。如北京有松花银、天津有化宝银和白宝银、上海有二七宝银、苏州有苏元锭、扬州有扬漕平银、镇江有公议足银等等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典型的清代纹银银锭

不过,市场上有这么多成色不一、价值不等的银锭,还是会给交易造成不小的困难。

当时,由于纹银的地位深入人心,国家税收和一般物价仍以纹银为标准,即使在乾隆时代铸造技术提高、很多银锭的成色超过纹银之后,大家仍然以纹银的银两数来为商品标价。同时,为解决银锭成色鉴定的问题,明清两朝发展出了发达的地方公估局体系,主要凭借眼力来鉴定银锭的真伪和成色,并从中收取鉴定费。

乔家大院银库复原图,乔致庸的银库就是私铸银锭

市场上的银锭如此成色不一,标价时却又以统一的“纹银”作计量单位,这自然不太公平。因此在现实中,即使商品明码标价为多少多少两纹银,商家也不能对什么样的银锭都收一口价,否则总有一方会吃亏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乔家大院银库复原图

如果支付用的银锭的成色比纹银更好,那支付时就可以比定价少付一点,这种情况被称为“申水”(加水、申色);如果成色较低,则需比定价多付一些,称为“贴水”(补水、贴色)。

可见,虽然这类交易以“纹银”定价,但纹银在此已不再是真实的银锭,而是一种衡量商品价格的计量单位,或者叫“虚银两”。到了晚清,各重要口岸都发展出自己的虚银两,如上海的九八规银(元)、汉口的洋例银、天津的行化银等。

而在以纹银为标准的交易中,用各种真实银锭所需多付和少付的幅度各有不同,它们之间也就可以以此区分。比如说,一只重五十两的银锭,如果因为成色好、可以当作五十二两四钱来用,就会因多值了二两四钱,而被称为“二四宝”。相应的还有二六宝和二八宝的银锭。如果能多值三两白银,这只银锭就会被称为“足宝”、“足色”或“十足银”。

各种银宝的成色。据1891年印度造币局所做化验,中国纹银含银纯度应为935.374‰,由此我们可据以推算出各种宝别的含银比例。可见,即使是当时人们口中的“足银”,离纯银也仍有相当距离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这些成色上的问题,足以令不常从事商务的平民眼花缭乱

这些成色上的问题,足以令不常从事商务的平民眼花缭乱。而中国衡器制度的混乱,又为大家判断手中的白银带来了严重的困难。

比如说,一两银子到底应该有多重,清朝各地的标准就有极大差别。即使是被政府用作标准的库平,中央政府、地方政府及各个部门的标准也有差异。

如海关有关平,每两重37.68克;漕运有漕平,每两重36.65克。在各城市中,有流行于长江流域的湖南湘平,每两重量相当于库平的八钱一分一厘七毫;北京市平则是每十两相当于库平的十两五钱。从北京到湖南,差别竟达到库平的二钱三分八厘三毫。

甚至在同一个地区,政府标准下一两银子的重量都不一定相同,藩、道、盐各部门的库平皆有参差。

在对外贸易中,银锭价值的换算也极为复杂。如从1857年起,上海商界与外国银行议定,货币收付一律用“规元”为计算单位。具体的换算方法是,将一只银锭的实际重量加上“申水”再除以98%,即得出相应的“规元”数字。如此繁琐的计算方式,用于专业的进出口贸易尚且过关,对普通人来说就实在太麻烦了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银锭价值的换算也极为复杂

民国十九年的规元汇票。晚清上海通行的二七宝银锭,重五十两的银锭加升水二两七为五十二两七钱纹银,以九八除,得五十三两八钱纹银,即是规银重量,即此五十两锭按九八规银计算,作五十三两八钱使用。

如此繁琐的货币折算,给货物流通造成了巨大的不便,也不乏有人为此疾呼。康有为就曾在《公车上书》中提到,元宝和银锭太难使用,不但形状不便携带,而且成色和衡量标准都不统一,一会儿要多给一会儿要少给,“轻重难定,亏耗滋多。”

更不堪的是,政府自己在出入账时还用不同的银两标准,大平入、小平出,两头赚钱。

05白银如何变靠谱

作为最重要的大额支付手段,中国白银的单位标准竟如此混乱,自然会引起外国人的不满。

《马关条约》就特意规定,赔款要按“一两37.31克白银”的标准来核算,不给清政府搞猫腻的空间。到1908年时,新近成立的农工商部根据“万国公制”终于作出规定,库平银一两为37.30克。

《马关条约》谈判现场

民间的沟通更走在政府前面。自乾隆初年,海外白银就以银币的形态大量流入中国,至嘉庆、道光朝大盛,据《清宣宗实录》(道光时期)的记载,西方银币在“闽、广、江西、浙江、江苏、渐至黄河以南各省”都极为盛行。

相比中国白银,海外银币成色稳定,携带计量方便,优势明显。在南方地区的日常小额交易中,银元已经很大程度取代银两,以至于清代银锭在南方很少出土。

第一次鸦片战争后,英国人也很习惯地要求中国赔偿银元而不是银两。清代的西洋银币种类也很多样,在道光时期,国内流行的银元就可按图案分为“大髻、小髻、蓬头、蝙蝠、双柱、马剑”等许多种类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曾经在中国流通过的银洋:日本龙洋、西班牙双柱洋、墨西哥鹰洋、法属印度支那元(左起)

这启发了中国人,张之洞率先在湖北尝试自铸银币。随后清末新政时,为了统一全国币制,清政府以国际公制为基础,决定以重量七钱二分、比例银九铜一的标准铸造“光绪元宝”,开启了中国银元的历史。此后的民国银元也继承了这一方案。

中国古代如何花白银的 一个不小心会被扭送到官府民国银圆

在西方的影响下,中国白银凭借着国家在成色和重量上的双重加持,建立起了全国范围内的信用,成为二十世纪前期全国通行的主要货币。

草莽英雄们也终于可以拿着一块银元走进饭馆,请朋友吃一顿涮羊肉或者西餐套餐了。

精品话题

今日话题